体内流的是什么血液就是什么物种。
什么样的诉求就会有什么样的形态。
什么样的作为就会有什么样的行为。
脑袋有什么想法就会有什么样意识。
 
 
平台载体


什么样的载体为平台也就分出什么的阴阳。
以金钱作为经济的载体经济的血就是金钱。 

自古以来金钱的平台为定位一个人的成就。
所以人类也就为了致富而一面倒地向钱财。

天道平衡


致富的手段成为了人生达到目的诉求思维。
为了致富迷失了自然人类应当的所作所为。

滥杀生态物种形成了灵界气息的气场变化。
意识的迷失而不知道已经破坏了自然平衡。

宗教信仰


这个也就是人类宗教信仰形成的因缘循环。 
冥冥之中就这样在人世间开始了心灵感觉。

人类为了自身的感受而不顾一切无视生态。 
人类的生成化形也就开始出现了不伦不类。 

因果隐患


为了一切的得到与享用而开始了人类因果。
人类就如一个单视眼的结构而不是双眼睛。

人世间的一切也就只有自己存在的价值观。
他人的一切也就与自己生存关系切割开来。

人性野兽


当看到野兽的残酷而感受到心灵上的快乐。
可以以牺牲生灵的生命来取得自己的开心。

人世间开始出现了为此而取得的享乐感受。
这个也就是自古为何有那么多的残忍手段。 

战争平台


以战争的手段去得到自己的人生心灵享受。
军事的独裁者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从中产生。 

军事以强大与弱小主宰与服从的平台定位。
所以对军事人员装备的投入而形成了内耗。

军事独裁


军事力量越强的国家其内燃的消耗率越大。
没有民生主轴的载体人民也就贫困两边分。

因为资源短缺造成人民的民生困难而痛苦。
失去公正为平台的经济也就贫困两边分开。

阴阳分流


贫困从此就在金钱的经济平台上分道扬镳。
从中被淘汰的也就处在社会的边缘而无望。

专业手段从此就在这能力的平台上分高低。
这就成为了贫富的循环而人世间不能太平。

末世循环


诱惑的世界要持续地出现诱惑来维持生命。
这个也就是一切现今世界转动形成的现象。

金钱的世界要持续地出现价值来维持生命。
偏差的价值观出现在社会的一切阴暗空间。 

人类分化


为了金钱而出现以金钱生金钱的专业手段。
以钱植财的手段也就是所谓的金融业形成。 

为了侵占而能够制造理由占据他国的领土。
为了不劳而获的资源能够牺牲国家的国格。 

空间争夺


心欲不灭开始了土地的霸占与资源的夺取。
金钱的经济可以牺牲国格而不能牺牲财富。

世界也就栽在人类自己贪得无厌的心灵间。
世界的动乱也就永远与人类共存而不磨灭。 

自助餐饮


持续地往空盘子上补充菜肴维持菜盘满盛。
这个就是吃到饱的模式所以就要持续填满。 

同样的金钱经济也就要持续地生产出价值。
持续地标新立异持续地创造价值模糊人世。

虚假成形


虚伪的更虚伪形成了一个虚伪的能量价值。
虚假的更虚假形成了一个虚假的力量价值。

如整容形成的效应越整容也就越虚假无实。
如礼仪的更礼仪而产生了虚伪的表面礼节

虚伪产生


虚伪就是因为现实与内心开始出现了脱节。
官职变成了向人民聚财的一个常识与手段。

能升官也就成为了发财的一个步骤与程序。 
下层次的人民有的吃没得吃也就分别开来。

虚伪循环


生意人也就做出世界上最堂皇奢侈的酒店。
让你来到此消费以得到最高规格待遇享受。

只要你能消费得起那就是国家认可的法律。
这也就形成人们不在意你的金钱如何得来。

钱财分类


从此人们只知道如何赚钱而迷失在手段中。
不知道钱财有分类而冥冥之中因果又循环。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而失去了人生方向中轴。
就这样不问出处只在意财富的有无与多寡。

社会病态


社会就这样被挤挤压压骗来骗去而在动荡。
有进入豪门的有进入黑道的有进入皇宫的。

取得身份决定了一个人在社会的人生定位。
社会失去了和谐只存着你争我夺的病态象。

金钱经济
 
被积压而成为被掌控的劳动力量中坚群体。
能够掌控经济的群体成为了社会的主人公。

掌控财富也就能够享用人世间的一切物质。 
金钱经济形成了不用劳动而能够操控一切。

分出阶级

会买卖的成为了商人不会买卖的成为附属。
 
会赚钱的拥有了财富老实人成为了被欺负。


社会开始只认钱财的归宿不认道义的作为。
人世间的你争我夺化成了人间社会的常态。

无壳蜗牛


住房由住家成为了经济商品而开始了买卖。
收取房租成为了一个经济形态的产业结构。

人类的静态空间其原本作用就是用来生息。
没有经济手段人民也就被积压住家的空间。

末法空间


帮罪人在法律前面得到释放的经济型律师。
能说善道的律师手握乾坤也能够转变阴阳。

事实也就不再是事实犯罪也就不再是犯罪。
现实就是现实而不再是事实也不再是理想。


  此文在修改期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 書 林 的頭像
大 書 林

大 書 林

大 書 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